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说网

第544章 全力配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陆舟关掉电脑时,差不多也感觉?#34892;?#39295;了。

    正好已经12点了,他便发了个短信给王鹏,然后起身换了件衣服去了楼下,坐王鹏的车前往了示范堆建设基地的食堂。

    这座食堂坐落在厂址内侧,原本是留给田湾?#35828;?#31449;三期工程施工单位的,不过现在和三期工程的厂址一样,被陆舟这边一并借了过去。

    ?#25512;?#20182;研究员一样,陆舟刚来海洲这边才一个星期,家里还没生过火,也没准备做饭的厨具。

    虽然习惯于自己做饭,但他也不是特别挑剔的人,这些天来基本上?#25512;?#20182;研究员一样,都是在基地的食堂里解决的三餐。

    其实说实话,这里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掌勺的厨师都是从部队那边调来的炊事员。

    据说,为了给他们这两千多号科研人员解决伙食问题,旁边的团级单位特地扩编了一个炊事排。

    这些轶事儿,陆舟也是从王鹏那里听说的。

    炒了一盘鱼香肉丝和红烧猪肘,还有一道时令蔬菜,陆舟让王鹏替自己去别的窗口那儿打了一蛊鸽子汤回来,然后回到食堂大厅里坐下一起吃饭。

    嘴里一边啃着走着,陆舟的思绪还在先前那张图纸身上,这时候王鹏忽然开口说道。

    “对了,有件事情我想和您商量下。”

    一听这?#19968;?#25226;自己的称呼换成了您,陆舟便猜到他打算聊的大概是公事儿,于是便开口道。

    “什么事儿,直接说吧。”

    王鹏:“我上级那边,打算加强您身边的安保。”

    “安保?”慢条斯理地啃着肘子,陆舟随口说道,“有什么情况吗?”

    王鹏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主要还是为了以防万一。”

    陆舟随口说道:“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具体怎?#31383;?#25490;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了。我只负责研究上的事情。”

    “当然还是得征求下您的意见的,”王鹏笑了笑说,“毕竟我们也不想给您的生活带来太多麻烦。”

    陆舟笑了笑,伸出筷子随手夹起了另一条肘子,用闲聊的口吻说道。

    “说起来,我一直没问过你,你上级单位到底是什么?”

    王鹏?#35835;?#19979;:“你不知道吗?”

    陆舟摇了摇头:“不知道。以前也没什么兴趣了解,但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34892;?#22909;奇了。当然,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又不是外人,”往旁边看了两眼,王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国安。”

    听到这两个字,陆舟微微?#35835;?#19979;,一脸怀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你?#33539;ǎ俊?br />
    王鹏哭笑不得道,“这有什么确不?#33539;?#30340;,?#19968;?#33021;骗你吗?”

    “没什么,”陆舟轻咳了声,“我就是觉得……”

    王鹏:“有点儿不像?”

    陆舟点?#35828;?#22836;:“是的。”

    不搞个墨镜戴着也就算了,好歹搞一?#23383;?#23665;装穿着吧。

    还有这体格,总感觉也不是特别能打的样子。

    当然,也许只是他看不出来。

    毕竟相对于学术上的事情而言,在这方面他确实不是很懂。

    王鹏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这个……我们和电影里的那种保镖,工作性质还是有点区别的。”

    瞅了眼后厨切菜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厨师,陆舟笑着开了句玩笑,“那你说说,切菜那?#19968;錚?#20320;能打几个。”

    “你说笑了,”王鹏轻咳了一声,“我好歹也是在特种大队里待过的,你再怎么也不能拿个炊事员和我?#28982;?#21543;。”

    ……

    从欧洲那边回来之后,周承福基本上都待在上京那边,处理国?#22763;?#25511;聚变能源计划执行?#34892;?#30340;“后事儿”。

    由于华国从ITER退?#28023;?#29616;在整个国?#22763;?#25511;聚变能源计划执行?#34892;?#24050;经处在了一个尴尬的?#36710;亍?br />
    虽然不至于原地解散,但与ITER那边挂钩的合作研究项目基本上全?#24656;?#26029;,经费也都挪去了STAR-2示范堆工程那边,这基本上和原地解散也没什么差别了。

    而且,相比起原地解散更令周承福难以接受的是,高层对他们做出的指示只有一个,那便是全力配合陆总设计师的工作,参与到STAR-2示范堆工程?#23567;?br />
    又是“全力配合”。

    听到这四个字,周承福的心里便燃烧着一团无名之火。

    然而这股无名之火,却偏偏?#30452;?#22312;他的胸口,无从发泄。

    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就在他正准备去吃个饭的时候,正好接到了一个电话。

    ?#32479;鍪只?#19968;看,是潘长虹打来的。

    看到这个名字,周承福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但还?#21069;?#19979;了接通的按钮。

    “喂?”

    “?#29616;?#21834;,最近过的怎么样?”

    周承福冷冷笑了笑:“呵呵,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潘长虹:“你这话说的,你认为你有什么笑话可看的?”

    握着?#21482;?#30340;周承福,眼睛微微眯了眯,刚想说什么。

    然而这时候,电话那头却是继续说了。

    ?#38712;?#20204;也算是老朋友了,虽然多半你也不待见我,但有什么好事儿?#19968;?#26159;想着你的。正巧,我这里有坛茅台,你来不来?”

    周承福原本是打算拒绝的,

    但不知怎么的,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来到老潘在电话里说的那个馆子坐下,没等一会儿,便看见那个熟悉的人,提着一坛茅台走了进来。

    “?#20064;澹推?#26102;一样,炒两个下酒菜。”

    “好嘞。”

    站柜台后面的?#20064;?#24212;了一声,便向后厨走去了。

    坐在了周承福的对面,潘长虹笑了笑。

    “路上堵车,耽误了一会儿。没想到你这老?#19968;錚?#26469;的倒是挺早。”

    周承福淡淡说道:“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潘长虹说:“没事儿,今天就是来请你喝个酒,顺便叙叙旧的。怎么,一顿饭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周承福皱了皱眉,?#34892;?#25630;不清楚这?#19968;?#33899;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潘长虹也没解释什么,取了两个杯子过来,倒上了酒。

    “那天从你那里回来,我想了很久,很多问题倒是想明白了,但也?#34892;?#19996;西想?#24187;?#30333;。”

    周承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想?#24187;?#30333;什么?”

    “想?#24187;?#30333;你图个啥。”

    周承福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见他不说话,潘院士便继续说道。

    “谈钱,?#38405;?#25105;来说太俗了,我相信你也不在乎这东西。谈名,不说桃李满天下,你我的学生也算是遍布五湖四海了。不夸张的说,这华夏大地上,但凡做可控聚变方向的学者,有几人不识你周院士的大名?”

    周承福哼了一声,玩味地笑了笑。

    “你今儿个找我喝酒,敢情就是来?#22856;衣?#23617;的?”

    潘长虹哈哈笑了笑。

    “我都已经退休了,还需要拍你的马屁?是你老糊涂了还是我老糊涂了?”

    周承福面无表情地盯?#25490;?#38271;虹。

    “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也别绕圈子了。”

    盯着周承福那面无表情的?#26216;?#20102;好一会儿,潘长虹忽然叹了口气。

    “你变了。”

    周承福皱了下眉头。

    潘长虹抿了一口白酒,?#34892;?#24847;犹未尽地砸吧了下嘴,像是怀念似地聊起了过去的往事。

    ?#21834;?#20960;十年前吧,那会儿咱们底子不?#23567;?#26725;公说要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经验,美国人做仿星器C装置,我们就跟着搞了台凌云。”

    “后来美国人搞不下去了,开?#20960;?#30528;苏联人做托卡马克,我们发现凌云这条路也走不通,就也跟着做起了托卡马克。再到后来惯性?#38469;?#21462;代托卡马克在国际上逐渐?#35753;牛?#25105;们就造了神光,结果不巧赶上美国人搞的NIF点火失败,惯性?#38469;?#36935;冷,托卡马克又重新变成了?#35753;擰!?br />
    “当时我说这样不行,只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研究,永远看不到出头的那天。你同意了我的观点,认为只有积极参与到国际最前沿的研?#24656;校?#25105;们才能发展自己的技术。后来我们将目光?#26029;?#20102;ITER,认为那里才是出路。我写信给中央,你去欧洲?#27010;校?#33457;了几年的功夫,总算?#21069;?#36825;ITER成员国的身份给谈了下来。”

    “回来之后你眉飞色舞地和我说,你这双手不知道敲碎了?#21018;?#26700;子,才把合作的事情谈了下来。”

    “从那以后,国内可控聚变的研究进入了快车道。越来越多的研究所投身到这一领域,585所也不再是唯一一个搞可控聚变方向的研究所,从蓉城到庐阳,我们搞出了十几台聚变装置。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们逐渐从追赶者,变成了引领者……”

    周承福冷笑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然后呢?现在你的心血也被那小子毁的差不多了。”

    ITER退群了,HL-2A到现在还没修好,585所在可控聚变领域也渐渐被边缘化了……虽然后者也有一半是他自己不肯合作的锅,但无论怎么想,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都是那个?#31456;?#30340;。

    周承福本以为潘长虹多少也会?#34892;?#35302;动,却没想到他并没有作何?#20174;Γ?#21482;是笑着喝了口小酒。

    “哦,然后呢?”

    周承福面无表情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心疼?”

    “心疼托卡马克还是心疼ITER?”潘长虹笑着说道,“你问问你自?#28023;?#21681;们追求的到底是托卡马克或者ITER的那块牌子,还是可控核聚变?现在,我的心血变成了的STAR-2示范堆,我们向着终点线迈进了一大步,我有什么可以心疼的?要不你来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心疼?”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微微一滞,周承福的肩膀轻轻晃动了下。

    深深地看了老朋友一眼,潘长虹语重心长道。

    “?#29616;?#21834;,我只劝你一句。”

    “?#30740;?#215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贵州快三网 北京三分彩稳赚技巧 恒彩苹果 dnf金团打手赚钱吗 30选5一般什么时候开奖 快3技巧012路 西甲联赛排名 吉林时时彩网上购买 精准平特肖公式 废刮刮乐多少钱 多赢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