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194章 婚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顧一晨伸手在程景祁面前晃了晃,“程先生,你出神了。”

    程景祁閉了閉眼,“是我失態了。”

    “能夠讓程先生這么失態的人,我想對你一定很重要。”顧一晨指尖輕輕的滑過杯口,看似從容不迫的一個動作,其實她的手在抖,她在盡可能的壓制著自己的情緒。

    程景祁冷笑道:“的確是很重要的一個人,只可惜敬酒不吃吃罰酒。”

    顧一晨很是聰明伶俐的反應了過來,“聽程先生這語氣,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人難道就是已故的林相尹大師?”

    程景祁面色一沉,“別跟我提起那個女人。”

    顧一晨卻是充耳不聞般繼續說著,“說來這個林相尹,應該是你的師父吧,我當時還小,也沒有機會見到林相尹,但從電視上還是瞧見過幾次,她目前親口承認的徒弟就只有程先生一人而已,真是莫大的榮耀啊。”

    “啪。”程景祁用力的拍下桌子,“我有今天的成就,是我自己努力得來的。”

    “是我說錯了,程先生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你確實是不需要依靠林相尹才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

    程景祁急喘了兩口氣,“這個女人連死了都不安分。”

    “程先生這是怎么了?”顧一晨瞧出他雙手緊握成拳,拳頭上可見那爆裂的青筋,可想而知他隱忍著何等的怒火。

    程景祁漠然道:“我最不屑的就是所有人介紹我的時候非得加上林相尹三個字,我程景祁走到今時今日這位置,靠的是我的真才實學,她憑什么陰魂不散的纏著我?”

    “程先生,我是不是說錯了什么?我一直以為你們形影不離會是那種關系。”顧一晨刻意將導火索點燃。

    果不其然,這話一出,程景祁完全的失了鎮定,一腳怒不可遏的踢開了椅子上,滿目猩紅,“我們會是什么關系?她也配?她一個年老色衰的老女人癡心妄想著老牛吃嫩草,哈哈哈,活該被拋尸荒野,這就是自不量力的下場。”

    顧一晨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頭,指尖陷入皮肉中,隱隱的疼痛使得她穩定著自己的情緒,依舊保持著那事不關己的局外人姿態。

    程景祁再道:“我不過就是逢場作戲罷了,讓她以為我對她有多么多么的癡戀,最后義無反顧的把所有東西都交給我,這個老女人恐怕到死都不知道我背地里做了些什么。”

    “程先生這么一說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當時在電視上看著你們琴瑟和鳴,我以為你是真心待她。”

    程景祁仿佛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的前俯后仰,“真心待她?這年頭就沒有人會是真心對待另一個人,所有人都是在利益的前提下才會對你笑,對你尊敬,少了利益二字,你在他們的眼里豬狗不如,林相尹有錢啊,她也有能力啊,在她有價值的時候,我當然就要‘真心’對待啊,哈哈哈。”

    “原來是這樣,果然啊,世界上最難直視的除了太陽就是人心。”

    “顧小姐,你以為林相尹圖我什么?她會是真心實意的待我嗎?還不是圖我這張臉,圖我對她唯命是從,圖我像條狗一樣伺候她。”

    “我不知道她當初是怎么對待你的,但我看到的是她完全的信任了你不是嗎?如果她對你有半點利用之意,當初也不會把自己的所有都交給你。”

    程景祁冷笑道,“她從來不會相信任何人,她的城府可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她如果當初真的會相信我,就不會調查我。”

    “難道就是因為你作假這件事?”顧一晨低下頭,以前的林相尹是癡,不只是癡心,還癡呆,一心以為自己能夠感化他回頭是岸,結果呢?被殺人滅口,這么想來,也是咎由自取。

    “她發現了,我知道這個女人的性子,她肯定會揭露我,肯定會讓我所有的付出全部功虧一簣。”

    “所以你殺了她?”顧一晨表現的很震驚。

    閻晟霖面帶微笑,沒有正面回復她這個問題,他說著:“顧小姐,有些事咱們看破不說破。”

    “程先生說的沒錯,有些事咱們說說就行了,不必當真。”

    “我今天說了很多廢話,顧小姐不必記在心上,時間不早了,我也該處理自己的事了。”程景祁臨走前再慎重的看了一眼顧一晨,她一如往常那般不溫不火,那清冷的樣子就像是一潭死水,怕是狂風暴雨來了也掀不起驚濤駭浪。

    這個丫頭,平靜的有些可怕了。

    顧一晨將他送出了別墅,當大門關上的剎那,她緊緊閉上雙眼,身體因為憤怒而劇烈的發著抖。

    林相尹死的時候才三十七歲,在他眼里原來就是一個年老色衰還不自量力的老女人?

    哈哈哈。

    顧一晨大笑起來,笑的眼眶泛紅。

    她全身心相信的男人,原來不只是因為她發現了她作假,原來是從一開始就對她逢場作戲。

    哈哈哈。

    顧一晨憤怒的一拳頭砸在了墻上,這一拳很狠,砸下去的瞬間直接皮開肉綻。

    然而她卻感受不到疼痛一樣,一拳又一拳的砸著,直到疼痛麻痹了神經,她再也揮不動拳頭為止!

    “你在干什么?”閻晟霖一推開門就被眼前這一幕震驚到不知所措。

    顧一晨的手被她自己弄得早已是面目全非,一滴滴血在地板上格外的刺眼,早已是融成了一團,然而她卻像是感受不到疼痛那般一動不動的站在原處,兩眼空洞。

    閻晟霖三步并作兩步的跑到她面前,拿出手絹裹上她的手,“你這是在做什么?”他看見了墻壁上的那一灘血跡,這應該是她自己砸傷的。

    顧一晨傻傻笑了起來,“身體痛了,心就不會痛了。”

    閻晟霖眉頭一皺,他聽懂了她這句話的意思,沉默中將她牽著回了客廳。

    顧一晨猶如提線木偶隨他擺布。

    閻晟霖拿著消毒水,“會有點疼,你忍著。”

    顧一晨身體恢復了知覺,在消毒水灑在傷口上時,她身體本能的一顫。

    閻晟霖適當性的放緩著動作,“現在知道疼了?”

    “我剛剛是氣糊涂了。”顧一晨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做了什么,左手血肉淋漓,好像骨頭都被自己砸歪了。

    閻晟霖摸了摸她的指骨,“怕是骨折了,我們得去醫院處理一下。”

    顧一晨全程乖乖的低著頭,沒有反駁。

    “你對自己比對任何人都狠。”

    “我也打不過別人啊。”顧一晨自嘲般苦笑道。

    “我任你打,以后別打自己了。”閻晟霖繼續牽著她往外走去。

    顧一晨定定的望著他的背影,突然想起來什么,她問:“昨晚上的事你知道嗎?”

    “吵醒你了?”閻晟霖不答反問。

    顧一晨該是早就想到的,除了他誰還會護她周全?

    閻晟霖道:“我以為沒有吵到你,看來下次得再小心一些了。”

    “齊簡呢?你把他打跑了?”

    “保安報了警,他被抓走了。”閻晟霖打開車門,“我尋思著這個家伙肯定還會再來鬧事,索性就把他關了起來,等他什么時候老實了就放他出來。”

    顧一晨正準備扣安全帶,卻被對方搶了先。

    閻晟霖佯裝微怒,“你那只手骨折了,別亂用力,不然骨頭就糾正不了了。”

    顧一晨點頭,“齊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弟弟被關著而無動于衷,他會放他出來的。”

    “那也得看誰更有本事了。”閻晟霖關上車門。

    顧一晨瞧著走過車前的男人,似乎還在消化他那句話的意思。

    閻晟霖發動車子,“我雖然沒有齊伍有錢,但京城里的人都會給我七分面子,齊伍奈何不了。”

    “他不是那么容易善罷甘休的。”顧一晨有些不放心。

    “他昨晚上的確是來了警局,不過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走了?”

    “嗯,他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帶不走齊簡了。”

    “他不像是那種知難而退的人。”

    閻晟霖單手撐著方向盤,扭頭看了她一眼,“他是識時務的人。”

    顧一晨不敢想象齊伍會是識時務的人,他的人際關系錯綜復雜,可能是比不上閻家在京城的根深蒂固,但齊伍也不像是那種三言兩語就被打發的人,他肯定在預謀什么。

    “你這么一聲不吭是在擔心什么?”閻晟霖開口問。

    “我了解齊伍,他雖然不怎么重視他的那個弟弟,但他對齊簡絕對是一個稱職兄長,就算他闖了天大的禍,齊伍也會替他善后,他這一次不可能會乖乖的任他弟弟被關押著。”

    “這么說來,我得派人二十四小時守在警局前了。”

    “齊簡這個人就是扶不起的爛泥,你沒必要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閻晟霖卻不是那么想,他道:“像他這種神經大條的人更容易被忽略,以至于被他背后放箭,任何有威脅力的人,都得防著。”

    車子停在了醫院前。

    顧一晨這一次是發了狠,成功的把自己的手砸成了骨裂,斷了兩根手指骨,其余兩根也是不同程度的骨折。

    閻晟霖看著片子就覺得疼,而她卻是毫無痛覺一樣任憑醫生翻來覆去的捯飭。

    顧一晨一張臉本就是面無人色,現在更好,直接慘白,就像是隨時都會入土為安的人,整張臉都是毫無人氣。

    閻晟霖抽出一張干凈的紙巾替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痛你就叫出來,不用忍著。”

    “醫生打了麻藥。”顧一晨直言不諱道。

    閻晟霖忍俊不禁的掩嘴一笑,“我就說你怎么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也是人,我怕疼。”

    閻晟霖坐在她對面,“下次還自殘嗎?”

    “人在一個麻木的狀態下,腦子是不清醒的。”

    “我很好奇是誰刺激了你。”程景祁思來想去一番也只有這一個人,他卻是沒有說破,大概是又怕刺激她。

    “沒有意義的人。”

    醫生打好了石膏,開了一點藥。

    顧一晨等在拿藥區,瞧著忙前忙后從一個窗口走到另一個窗口的男人,她再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誰說人活一輩子都是為了利益?

    程景祁是那種狹隘的人,所以他看到的都是狹隘的人心。

    閻晟霖是那種無私的人,所以他無論是為國還是為民,都鞠躬盡瘁。

    原來,人真的有三六九等之分。

    人心也是如此!

    “你在想什么?”閻晟霖拿好了藥,一一重新確定了一下用量,他侃侃說著:“這一盒一日三次,每次一粒,這一盒是顆粒,一天兩次,每次一包;這是止痛的,一天只能吃一粒,晚上睡覺的時候吃。前兩天可能會有點痛,但你得忍著,明白嗎?”

    “我不是小孩子。”顧一晨看他那一字一句的介紹著,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我會按時按量的吃藥,不會亂吃。”

    “你是有前車之鑒的。”

    顧一晨心虛的咳了咳,“那是權宜之計,我別無他法。”

    “對于有前科的人,我得保留三分戒心,這些藥我會監督你吃。”閻晟霖站起身朝著她伸出右手,“走吧,看你今天這么辛苦,我帶你去吃頓好吃的。”

    顧一晨沒有理會他伸過來的手,站了起來,自顧自的往前走著,口是心非的說著:“我不想吃什么好吃的,只是有點餓了。”

    “隔壁街開了一間火鍋店,吃火鍋嗎?”閻晟霖屁顛屁顛的跟在她后面。

    “我不挑食的。”

    “不行,火鍋容易上火,你現在得吃一點有營養的,我們去喝大骨湯吧。”

    “我說過了,我不挑食的。”

    “大骨湯也不行,這個太補了,你現在是虛不勝補,咱們還是得吃點清淡的,要不要去吃粵菜?”

    顧一晨停下腳步,認認真真的看著嘀嘀咕咕說了一路卻又沒有一個主見的男人,喊了一聲,“你會做飯嗎?”

    閻晟霖回頭,咧開嘴一笑,“會做一點,但不敢保證味道。”

    “我前陣子在市區里買了一套房,還沒有開過火,今天就當是入宅了,你來做飯吧。”

    閻晟霖聽著面色一喜,他會不會想多了,但他肯定沒有想多了,她買了一套房,這套房還沒有入住,這么說、難道是、應該是……婚房!

    ------題外話------

    推文:《不嫁學神:萌妻,你好甜》

    作者:兔奶貓

    簡介:

    偶遇學神夜場賣笑,

    蘇甜很方!!!

    此后與學神偶遇的頻率似乎越來越高……

    【食堂進餐】

    學神:同學,拼個桌。

    蘇甜:……

    【操場晨跑】

    學神:同學,借個水。

    蘇甜:???

    【七夕佳節】

    學神:同學,約個會。

    蘇甜:!!!

    ……

    【婚后】

    誰說學神清雋、高冷、禁欲,神圣不可侵犯??!

    媽的!

    她骨頭快被折騰散架了……

    PS:喜歡的移步收藏一下,謝謝~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河南11选5视频下载 双色球2016杀红公式 电竞比分网绝地求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雷速体育手机版下载安装 新疆25选7中5号多少钱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双色球近200期走势图 棋牌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