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二百二十五章:伏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給我搜,千萬不能給練瑤川逃脫了!”等賀必達緩過神來,立刻下起了命令,興許是畏于練瑤川先前的表現,并沒有在托大的親自帶頭追入,倒是身后的一眾親兵聞言,由幾名副將帶頭,沖入了練瑤川隱去的山林之間。

    喊殺聲中,賀必達命人點起了火把,整頓好后面困頓的兵馬,也跟了上去,到了現在這個地步,賀必達依舊不相信這看起來尚顯稀疏的松林內會埋有伏筆,畢竟就算夜色朦朧,依舊可以隱約看到遠處跡象,并沒有一點人馬埋伏的樣子。

    就連賀必達身后極為擅長野外亂戰的希速該等草原游牧部落之人,也都是一般無二的想法,他們哪里知道練瑤川隱匿之陣的厲害,雖然盧清風等人所藏的位置確實離此不遠,也設了些隱蔽手段,但確實如他們所想的那樣,不會不露絲毫端倪。

    “來了,會不會發現我們呢?”

    “沒反應,知道這些金兵眼力不好,這也太不好使了,難怪練老大讓我們藏著不動就行!”

    “這樣最好,否則我們不是白忙活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迷惑我們的,好在血刃帶了隊人守在外面,應該不會有什么不對!”

    “噓,都噤了聲,小心打草驚蛇!”

    “做好準備就行!”

    同一時間,雖然賀必達沒有親自帶頭進入伏地,但看到一眾金兵已經縱馬而入,潛藏在暗中的種離落和姚青雷等人也俱都松了口氣,要知道方才那一刻,他們的擔憂并不比賀必達那面要少。

    畢竟練瑤川隱匿之陣的作用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不是練瑤川臨走之時嚴令他們不得亂移位置,恐怕在賀必達等人出現之后,他們就會盡可能的后移以便不被發現了,到了現在,石頭才算落了地。

    就在這時,行在最前的戰馬一聲長嘶,跟著龐大的身軀便往前傾倒,將馬上全神貫注的金兵整個摔了出去,與此同時,周圍不少馬匹趟中了絆馬索,一時間,人仰馬翻的嘈雜之聲不絕于耳。

    “不好,有埋伏!”到了這一刻,金兵終于醒悟過來,只是所有人腦子里都有些迷糊起來,畢竟滿打滿算練瑤川也只是一個人,而除了那已經可知的絆馬索,借著火把的光芒,依舊沒有看到有敵影出現。

    “休要驚慌,小心應對,繼續給我搜!”剎那之間,賀必達似認清了當前形勢,厲喝一聲后,在身后親兵的簇擁下,整頓起了慌亂的兵馬,只是這會兒,又有前面準備退回的戰馬踏入陷坑,被坑底的尖利枝節刺死,發出陣陣凄厲慘叫。

    而隨著姚青雷下令,有人斬斷了繩索,一根根巨大的木頭重重的從半空中砸將下來,無論人馬,只要被砸中,便立刻身死,頃刻之間,便將賀必達已經歸攏的戰陣再次弄的一團慌亂,半數以上人馬,都在慌亂的四下亂轉,顯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射!”就在這時,盧清風猛的掀開躲藏之處覆蓋了黃土的薄板,趁著金兵兵慌馬亂之際,提弓越出淺坑,將手上的弓拉開,箭矢之上,卻是有一團浸了松脂油的布團,被邊上等著的鄧申點燃,在周圍其他幾處,也有屠楚等人紛紛持著火弓,隨著盧清風松開弓弦,并伴隨著一聲喝令,頓時,數道火箭嗖嗖嗖的破空飛向了涂滿了松脂油的幾處所在。

    “轟!”下一刻,火箭落定,頃刻之間,火焰四起,而其他各處隱藏的趙云霓等人也紛紛露出形跡,匆忙之間,就見中心處的火勢陡然而起,一眾金兵慌亂不堪,戰馬更是不住嘶鳴倒退,任憑馬上金兵怎么阻止也不管用。

    火熱騰空而起,將四周照的一片通明,賀必達使勁拉住韁繩,才算止住戰馬的擺動,不過看著那火光之后影影綽綽的人影,腦子出現了一瞬的空白,不明白那些人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怎么先前沒有一點可疑的跡象。

    其實進入之前,賀必達未嘗沒有派人過去查探的想法,只是一來當時情況特殊,又有練瑤川那個威脅在,其二就是想早些收拾了練瑤川,免得隨后趕來的龍虎大王怪罪自己辦事不力,卻沒有想到在最不可能的情況下仍舊陷入了練瑤川的圈套。

    “情況有些不對,烏圖,你有發現那些人是從何方出來的么,如果只是那么淺顯的埋伏,不可能逃過你的眼睛吧!”希速該也極力的控制著戰馬,看著不少金兵被樹上落下的油脂火焰到了裘衣之上,瘋狂的扭動身體擺脫,但卻被箭矢射穿喉嚨,瞳孔微縮,看向希速該問道。

    “著實奇怪,我沒有一點發現!”就在烏圖應答之時,四周已經有人沖殺了出來,而且看那騰挪之間的利落程度,皆不是易與之輩,當下顧不得多講,嗆的一聲拔出一柄黑的發亮的馬頭,眼中閃過一絲毒蛇般的狠辣。

    練瑤川先前并沒有走遠,而是借著幾株松樹的掩飾,躲到了眾人的視野盲區,但只要往前走上數步,就會發現他的形跡,當他看到盧清風等人已經依言發動了埋伏和攻勢,也顯露出了身形,看了看賀必達所在的位置,騰身耐盧,朝那邊飛快的掠去。

    與練瑤川一同行動的,還有方才的盧清風,在點燃了火勢后,盧清風憑借著出神入畫的箭術,一連射殺了數人后,提起了鑌鐵棍,撥開阻攔在自己面前的被火勢嚇到撒蹄狂奔的戰馬,瞄了幾眼后,也快步朝賀必達那面大步奔去。

    奔動之時,盧清風手里的鐵棍施展開來,帶著呼嘯的風聲,將那些慌忙應陣的金兵從馬上砸落,其中一人更是腦門都被巨力打的凹陷了進去,七竅流血著撞倒在一株火焰升騰的樹身之上,引燃了身上的棉袍,滋滋的燃燒起來,空氣中,更是隱隱傳來腥臭氣息,令人聞之作嘔,陣陣黑煙,更是在那火光下,隨著寒風的吹拂,不斷的盤旋升空,蔓延開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nba球探网 河南快3走势图表 赌场筹码 极速快3 三轮车拉货赚钱吗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版下载 冰球比分直播运彩报 nba比分文字直播 淘宝快3玩法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玩法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