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二百零九章:正旦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天會六年一月一日,正是大金正旦節的當天,舉國歡慶,只是在這熱鬧的氛圍之下,卻有一股暗流正在涌動,那些前來朝賀的各小國使者和一些部落主更是暗中存了看笑話的心思,當然,有些話,誰也不敢放到臺面上講。

    金太宗完顏吳乞買更是沒有絲毫喜慶意味,甚至在皇宮也多次動怒,而整個上京城中,知道緣故的人并不太多,只是一些知道的,在暗中驚嘆之余,也不敢再談絲毫關于蒙古人和前些時日名聲鵲起的勇人兒分毫。

    “元正啟祚,品物咸新,恭惟皇帝陛下與天同休……”當日吉時到時,金太宗升御座,由內侍持著用紅絲弄的長鞭,在宮外鳴鞭,街道可聞,之后在宣徽使帶領下朝拜太宗皇帝,并向吳乞買恭敬新年,只是全程下來,吳乞買皆是黑著張臉,并沒有多少喜色。

    等禮畢之后,開始宣各國使節見禮,這期間,一向跟大金關系極佳,仰仗鼻息的西夏使者在朝賀時不知道怎么惹惱了金太宗,被狠狠收拾了一頓,將其他使節也嚇的噤若寒蟬,反倒是大宋的使節宇文虛中,在獻詞中不卑不亢,加上前幾次賜宴和召見時頗合完顏吳乞買的胃口,流露出了想要讓其留下的意思。

    而都元帥完顏宗翰,也命人運回了諸多財物向金太宗道賀,皇宮里熱鬧,外面更是熱鬧,普通的金人百姓并不被這亂世所禍,反而一個個沐浴裝扮一新,除了在家中立了桃符、燃了香,爆竹之聲更是連貫整座上京。

    御道之上也是人山人海,不過其中一些明眼的卻嗅到了一絲別樣意味,不但城中的禁軍數量增加了許多,還有許多在城中四下巡視,一些宋人和蒙人的尸體更是被懸在了城頭之上,而這其中,有人發現了龍虎大王和蓋天大王等人并沒有出席這場盛事。

    不知道的還不覺得,知道的卻是暗暗咋舌,雖說龍虎大王這次沒有捉到合不勒和練瑤川,也受到金太宗的責罰,但面臨無大將可用的尷尬局勢,還是并沒有過多處置,而是在知道練瑤川也隨合不勒逃向了草原時,降下了圣旨,接著又七拼八湊了十萬大軍,由蓋天大王主為,龍虎為輔,出征蒙兀國。

    經過先前接連受挫的事情后,龍虎大王也算徹底了解到練瑤川的鬼猾,并沒有將寶都壓在蒙古那邊,而是防著練瑤川借機逃離,所以暗中調派幾支數量不算多的精兵,在幾處小國邊界都設下了天羅地網,唯恐練瑤川逃離了去。

    其實無論是龍虎大王還是他后面的完顏宗弼,都知道了練瑤川的難纏,若是被生還大宋,不亞于放虎歸山,這樣就算如今在對南宋的征討中占盡優勢,也會一點一點被扳平,所以,完顏宗弼也派人下來了嚴令,無論如何,不能讓練瑤川活著回到南宋,如果不是完顏宗弼還有后手,恐怕也要坐不住了。

    “醫官,我家老爺沒事吧!”此時,在離大宋地界還有百里之遙的一條驛道上的馬車之中,王氏正憂心忡忡的照看著秦檜,此時的秦檜,閉目躺在王氏的腿上,臉色臘黃,緊閉著眼睛,車廂中,還有阿里托銀從不遠處城鎮抓來的一名郎中,正在翻看著秦檜眼皮。

    馬車外,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的阿里托銀面色有些不善,眼看自己的任務就要完成,沒想到經過長途跋涉的奔波,這不中用的秦檜竟然病倒了,使得速度驟減,偏偏這人關系重大,又不能就這么扔下了之,只能耐著性子抓來一名郎中,為其診治。

    “沒有什么大事,就是一路奔波,過于勞累,乏了身子,我等下開一副藥,到邊上的城鎮抓來,喂他吃下,休息兩日便可痊愈!”那郎中四十上下,也是一名宋人,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畏懼,臉色顯得頗為蒼白,這么冷的天氣,說話之間額頭竟流出汗來。

    這郎中所處這的城鎮離大名縣頗近,原本也是北宋地界,只是后來金軍壓境,歸了金人,被劃為了大名縣,平素里也就是治治鄉民,沒想到被抓來給這個一看便是宋人文士打扮的人看病,一番思量,知道有些微妙,越發的忐忑不安起來。

    “那就好,那就好,謝天謝地!”王氏并沒有想到那么多,只是拍著豐碩的胸脯,口中輕呼著,那頗為放浪的動作,立刻引得阿里托狠肆意的多望了幾眼,跟著抓小雞般的將那郎中抓出去,等他開好了方子,一面命人去周邊城鎮抓藥,自己卻一刀將那郎中的腦袋砍掉了。

    “阿,阿里將軍,你……”王氏正替秦檜掖著被角,突然聽著那聲慘叫,嚇的一個激靈,就在這時,車簾再度被人掀開,卻是阿里托銀走了進來,臉上猶帶著一絲血跡,大馬金刀的坐定身形后,上上下下肆無忌憚的打量著王氏身體,心頭一股無名火冒了起來,被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盯著,王氏這過來人哪還不懂,垂下頭去,有些慌張的問道。

    “秦夫人,那郎中就算現在不識你們,等秦大人回到大宋,難保不會被其認得,屬下既然護送你們,便不會留下任何把柄與人,夫人,這一路上,本將護的你們可還周全,眼看就要回到大宋了,你可有什么感激話兒要對本將說的?”阿里托銀轉動著銅鈴般的眸子,雖然有心撲上去嘗嘗這娘們味道,但想到傳聞中的事,還是按下心頭的欲念,挑逗般說道。

    “妾身和老爺一路全仗了將軍,其他無以為報,只有這殘柳之軀,若是將軍不嫌棄……”王氏被那充滿侵占的目光盯的渾身不自在,不過眼下卻也不敢得罪這阿里托銀,唯恐后面找個由頭收拾了自己夫妻二人,想到這里,本就不怎么顧忌面皮的王氏似乎下定了決心,慢慢掀起了衣裳,露出隱約可見的粉嫩肚兜和一抹白皙,阿里托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一把撈過了王氏,也顧不得旁邊還躺著個秦檜,就將其按倒在了車廂里,瘋狂亂摸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重庆欢乐生肖中奖规则 内蒙古快三上午预测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20131104天下足球直播 东风汽车股票分析 平特肖 南粤36选7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上海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