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二百零一章:請君入甕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好,一切都按你說的,這場仗殺的太舒暢了!”合不勒身上臉上布滿了血污,聞言卻是暢快的大笑一聲,接著,將人頭拋出,重重砸在一名奔行的金兵臉上,隨著那金兵倒地,合不勒一個跨步,手里的尖刀向上一挑,便從那金兵的下巴刺穿,慘嚎聲中,那金兵仰天便倒。

    練瑤川望了眼密密麻麻金兵拱衛之中已經處理完頭頂傷勢的蕭云齊,喝住了還想沖殺過去的盧清風,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清風,不要過去了,后面有的是機會給你報仇,你放心,蕭云齊現在不追也得追了,否則等龍虎大王趕來,第一個砍了他的腦袋!”

    其實到了如今,練瑤川已經不擔心蕭云齊會不會追下來了,畢竟雖然對方傷亡慘重,但明面上蕭云齊依舊占了優勢,只是這般大的損失,從囚徒就開始暗中試探的練瑤川早就熟知了龍虎大王的性格,知道蕭云齊除非捉住自己等人,否則便會被責罰,就算僥幸不死,也會丟掉猛安之位,這顯然是蕭云齊以及蕭家不能接受的。

    至于練瑤川所說的時間,一方面是鼓舞之陣已經快要失去作用,另一方面就是黑風鵲等人現在應該已經布置妥當,只要她嚴格按自己所說的做,等將蕭云齊引到林中,他便有七分把握可以將這些追兵一舉消滅,然后按照即定計劃,逃離大金。

    四周的金兵收住了步伐,他們是著實被眼前這些蒙古兵嚇到了,雖然早就聽說這些草原漢子敢打敢殺,但卻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正面接觸之后會是這樣的結果,倒是合不勒,將手里被血染紅的彎刀一舉,高喝了一聲蒙古話。

    不得不說,蒙古兵的令行禁止確實遠勝金兵,在合不勒唿哨之后,頃刻之間,正與金兵奮力廝殺的蒙古兵立刻有序的后撤起來,撤向了木屋方向,盧清風等人趕到跟前,阻擋那些蜂擁而來的金兵。

    “血刃,你也帶人上去,阻擋片刻就行!”趙云霓看著這場殘酷的廝殺,神色間沒有絲毫動容,思量片刻后,沖著眼前一名神色陰厲,模樣清秀的隱龍衛說道,那隱龍衛面相清秀,一雙比女子還要纖細的手上卻有兩柄精鋼打制的鐵爪,綁在前臂上,探出的爪尖上寒芒流露,聞言點了點頭,在兩爪相交,發出刺耳的金鐵之聲,接著身形一縱,竟是一下躍起數丈,接著撲向了一名金兵。

    “啊!”那金兵才看到頭上一個黑影閃過,剛想提刀劈去,就被那雙虎爪抓住了面門,輕輕一扯,臉上立刻血肉模糊,慘叫之聲,那被喚作血刃的少年隨手一扭,那金兵脖子間多了幾個血洞,接著,又輕巧落于旁邊,虎爪前探,硬生生刺入了那名金兵體內,將其還在跳動的心臟掏了出來。

    在血刃的后面,除了留下兩名隱龍衛護佑趙云霓外,其他人也紛紛合身掠上,殺人手法倒也都可圈可點,尤其是那血刃干凈利落的殺人手法,更是引來屠楚等人嘖嘖贊嘆,這么一來,倒是將情形又扳轉了幾分。

    蒙古兵有條不紊地邊戰邊退,加上有練瑤川等人阻擋,不多時便來到了木屋處,隨著合不勒一聲令下,那些蒙古兵俱都將刀掛起,重新取出弓箭,射向遠處,一支支利箭,猶如長了眼睛一般,避過了練瑤川這些宋人,準確無誤地射在了金兵人群之中,傳出陣陣噗嗤的中箭聲響。

    練瑤川將手一擺,借著箭勢的壓制,也跟著盧清風慢慢朝后退去,但凡敢邁足跟上的,就會被盧清風一棍掃殺,加上隱龍衛和屠楚等人力阻,竟生生將金兵的沖勢壓制了下來,惱羞成怒的蕭云齊在親衛拱衛之下,來到了近前,看著緩緩退走的練瑤川,竟是恨得咬牙切齒。

    “練瑤川,四太子待你不薄,你竟敢勾結蒙古蠻子,背棄于他,我蕭云齊不把你碎尸萬斷,難消我心頭之恨!”蕭云齊將兵刃一舉,刃尖指著練瑤川,聲音中透出一股子無法掩飾的恨意,冷聲說道。

    在蕭云齊的身后,早有那行軍步兵將一面面盾牌撐著,朝前走來,抵擋著蒙古兵的箭雨,雖然間隙之中依舊有冷箭不時冒出,卻避免了更大的傷亡,當下,蕭云齊身邊的幾名副官一面聚攏人馬,一面命人緩步推進,同時,也喝令自己這邊的射出箭矢。

    只是令蕭云齊沒想到的是,面對自己的挑釁辱罵,練瑤川并沒有回應,只是在倒退撥擋箭雨之時,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后,帶著一眾人向那木屋方向急退而去,耳中兵刃叮叮當當撥動箭矢的脆聲不時響起,雪落的更急,四周一片素白,周圍的地上卻是尸首橫亂,一片腥紅。

    木屋之中,守在里面的韓宣和另一名叫作齊軒的人冒出頭來,對練瑤川點了點頭,示意已經準備妥當,隨著合不勒帶著一眾蒙古兵朝里面退去,不多時便悉數進了木屋,練瑤川等趙云霓跟隱龍衛也進去后,才帶著盧清風等人進了門內,接著又將門閉了起來,任由箭矢飛蝗般射在門框之上。

    “里都謀克,率你部上前毀去木屋,探查敵情!”蕭云齊只覺得先前練瑤川的舉動比回話罵他一頓還要屈辱,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見所有人都退入了木屋,過了半刻功夫,依舊沒有一人出來,立刻覺得有些不對,當下立刻對身后一名謀克下令道。

    “是,猛安大人!”盡管心中不愿,但那名謀克還是不敢當眾忤逆,答應一聲后,率先提矛上馬,帶著身后齊齊上馬的百余名騎兵,持矛沖向了木屋,不多時便到了跟前,當下也不亂闖,只是手里的長矛或捅或掃,將木屋戳的千瘡百孔。

    “猛安大人,屋里沒人,后面有條通道,咦,這是!”那為首的百夫長順著被挑開的木門往里看去,打量幾眼后,就看到一排木屋里面寬敞通透,就在這時,鼻中聞到一種異樣的刺鼻味道,大驚之下,卻先前捅爛的木門之上,一個油燈從空中跌落,隨著一點火苗濺出,地上立刻冒起了令他膽顫心驚的火焰出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广告主是赚钱的吗 安徽时时彩玩法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彩海探针22选5注册机 上海时时乐杀码计划 重庆彩票大奖 华夏彩票苹果 辽宁快乐12选3最大遗漏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买海南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