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一百五十五章:徹底不要臉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這次的正旦節慶與往昔都不相同,雖然大金和新成立的南宋朝廷正在交戰,但不知趙構怎么想的,仍派使者到金慶賀,只是不知道因為什么惹怒了金太宗,第二天便被剝皮削首,掛到了城墻之上,只將生活于上京的部分宋人嚇得噤若寒蟬。

    而在大金滅掉遼國和北宋之后,西夏也察覺到了金國的強大力量,所以主動向金國稱臣,這次上正旦節也有使節前來,但和宋使的待遇卻不可同日而語,說起來,大金的主要精力一直針對大宋,所以對于彈丸一般的西夏國,雖然不放在眼里,卻一直是招撫的態度,這點卻是比對合不勒這些部落還要好些。

    前朝門附近一處極大的府邸之前,一名穿著厚實棉衣,毛領之上布滿了白霜的人匆匆來到了門前,抬頭看著大門前提刀穿著甲衣,罩著裘袍的肅殺金兵,在原地來回走了幾趟后,終于鼓足勇氣走了過去。

    “住了,你是何人,這里是昭武大將軍府,亂闖者殺!”看到那人徑直走了過來,那些守在門外的金兵立刻握住冰冷的刀柄,厲喝一聲,將那本就提心吊膽之人嚇得一個踉蹌,連退了幾步,險些摔下臺階。

    “勞煩通報將軍一聲,就說四太子麾下參謀軍事秦,秦檜求見!”那人透過密實的毛領,露出了秦檜凍得蒼白的臉龐,雖然裹了好幾層皮袍,但在這滴水成冰的北國,依舊冷得瑟瑟發抖,說話的聲音都有一絲的顫音。

    “秦檜,宋人么,你且等著!”守門的金兵為首的一名什長望著秦檜打量了片刻,似乎想起確實有這么一號人,遂點了點頭,接著呼喝一聲后,便匆匆叩開大門,朝里面疾行而去,秦檜又冷又急,心中還在思量著見到龍虎大王的時候該如何去說。

    除了忐忑不安外,秦檜心頭還縈繞著莫名的苦楚,說起來,這龍虎大王的昭武將軍是四品武官,而自己身為大宋的御史中丞,同樣是四品官職,但在重文輕武的大宋來說,含金量卻是高了太多,如今卻只能仰人鼻息,還要委屈求全,這對一向心高氣傲的秦檜來說打擊不可謂不大。

    “好了,將軍著你進去!”就在秦檜苦笑之際,原本進去通告的那名什長匆匆走了出來,等站定身形后,對著秦檜一揮手,那邊擋著府門的幾名金兵聞言立刻讓開了一條通道,只是一個個目光卻充滿了不屑。

    “謝謝軍爺!”反正已經不要臉皮了,索性不要到底,深諳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秦檜通過之時竟是小心向那些嘲笑望著他的金兵行禮,等徹底上了臺階,這才匆匆進了府內,里面,早有一名將軍府的管事等在里面,見狀木然的掃了秦檜一眼,轉身朝里面帶路行去。

    龍虎大王的府邸倒也不算小,只是落在眼中粗鄙得很,秦檜一面行走,一面在心中鄙夷著金人的粗俗,等那名表情木然的管事帶著自己進了一個回廊,又拐過了一個轉角,看到院中角落里尚有積雪沒有清除,撇了撇嘴,也不知為什么,興許是自尊心得到了這種病態似的滿足,走路都有力道了許多。

    “進去吧!”等帶著秦檜來到了龍虎大王所在的大殿后,那管事先是在門外躬身說了一句,等里面傳來龍虎大王粗獷的聲音后,這才推開殿門,往里努了努嘴,等秦檜進去后,便伸手將殿門閉了起來。

    殿外寒意襲人,殿里卻是熱氣騰騰,還隱隱夾雜著絲絲檀香氣味,秦檜定晴看去,就見龍虎大王大大咧咧的坐在正中央鋪著的獸皮之上,面前擺著木桌肉食,懷里還抱著一個衣衫半褪,露出雪白抹胸,卻眼眶微紅的宋人女子。

    仔細看了一眼,秦檜如遭雷擊,竟是認出了那女子的嬪妃身份,立刻移開了目光,去再也不敢多看龍虎大王和那女子一眼,在龍虎大王身側,數個火盆燃得正旺,幾名奴隸少女正跪在那里伺候,不遠處的地上,一個奪自大宋的銅爐正往外輕輕飄著輕煙,那股香味便是從中傳來。

    在龍虎大王左右下首處,還各坐著一人,秦檜只認得那名叫蕭云齊的親信,卻并不認得另外那面佩刀穿著皮袍武將打扮的金將,在兩人的身邊,同樣各偎著一名強顏歡笑的南朝美人。

    強忍著心頭的不適,秦檜打量了幾眼,見不是趙佶父子的嬪妃,略松口氣,否則秦檜真不知道自己這張臉該往哪擱,畢竟對他來說,在無人認識的大金卑躬屈膝一些也不算什么,可是若是被傳回了大宋,那自己十年苦讀的圣賢書恐怕就都讀狗肚子里去了。

    “怎么,姓秦的,你來找本大王何干!”龍虎大王雖然有昭武大將軍的官職在身,卻獨獨喜愛龍虎大王的稱呼,當他見秦檜進來后一雙骨碌碌的眼珠打量眾人,大手在那喚作蓮妃的潔白胸脯處捏了一把,將眼一橫大聲說道。

    “還請將軍救我一救!”吃那龍虎大王一喝,秦檜如醍醐灌頂一般,立刻醒悟過來,也顧不得多想,竟是撲嗵一聲跪倒在地,雖然心里難受得很,口中卻是以一種驚慌失措的語氣對龍虎大王說道。

    “哦,姓秦的,你的賤命怎么要由本大王來救了,要不是四狼主,恐怕本大王早就將你腦袋砍了當夜壺了,現在你竟求到我的頭上,說吧,如果不說個清楚,我現在便命人砍了你!”龍虎大王早就看秦檜不順眼,雖然得了哈密軍師的錦囊,但還是借機恐嚇道,旁邊那名喚作賀必達的金將更是配合的嗆啷一聲拔出了腰刀。

    “四太子臨走之時,曾讓檜看著勇人兒練瑤川,如今練瑤川卻要趁機逃離上京,還說什么時機正好,檜不幸得知,被其以命要脅,說只要檜不說,便帶上檜離開上京,檜得四太子知遇恩情,再三思量,不能行此逆事,只是眼下城中無親,故只能來求將軍,否則勇人兒逃離,檜必被認為同謀,到時,有死無生矣!”秦檜對那龍虎大王的態度根本毫不在意,只是按自己打好的腹稿說了一通,說完之后,不停叩起頭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足彩胜负彩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娱网棋牌游戏平台 进入香港赛马会开奖 360彩票网老时时彩 pk10牛牛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apple 重庆快乐10分 中兴通讯股票 山东11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