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一百二十八章:針尖對麥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本名我自己都忘記了,況且這也與公子無關吧?”黑風鵲聞言神色越發不喜,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其實她哪里知道,眼前的練瑤川早已通過探測之陣知道了她的姓名,這般一說,也只是借機試探她的態度,并沒有其他用意。

    “好了,鵲姑娘,練老大,有什么話我們進去說,在這外面終歸不踏實!”盧清風此時已經將戰馬拴好,又從一旁撈過一個籮筐,弄了點草料,放到那里任由兩匹戰馬在那里噴著冒出白氣的響鼻吃了起來,這才重新走了回來,見狀臉上露出尷尬神情,掃了掃四周后對兩人勸說道。

    “練老大,你也別怪我,鵲姑娘身份特殊,又與金人有血海深仇,為了不出意外,我也只得小心行事!”盧清風說完見兩人都沒有動,甚至都沒有去看自己,神色越發尷尬,只是生性不善言辭的他又不知怎么勸說,想了想,便朝練瑤川歉意的遞了個眼神,言語中將其中的緣由點了出來。

    “告訴他作甚!”黑風鵲秋水般的眸子一瞇,看起來也越發冷艷,說話之際更是并不去看盧清風,只是在說完之后,異變驟起,只見黑風鵲將手一抬,一道寒芒直直地射向離她不遠的練瑤川。

    “清風,你不用管!”盧清風臉色一變,不知道黑風鵲為什么突然出手,正想踏步而上,耳中就聽到練瑤川的聲音,接著,只見練瑤川手臂一抬,隨著金鐵交擊之聲響起,一支袖箭被他握在手中的匕首挑飛,插于了不遠處的雪地之上。

    而黑風鵲在袖箭射出的瞬間,身形驟然掠起,原本掛于腰間的短刀閃電般抽了出來,奇快無比地抹向了練瑤川的脖子,看那架勢,卻是實打實的殺招,沒有絲毫留手,讓盧清風有些不明所以,如果不是得了練瑤川不用插手的話,恐怕已經忍不住上前攔開兩人了。

    練瑤川似乎早就預料到黑風鵲會動手,一點都沒有吃驚表情,匕首在手中奇異的一翻,手臂往里一傾,鐺的一聲脆響,那又急又快的一刀便被其擋了下來,盡管早就知道黑風鵲75的武力不俗,自己又早有準備,還是身形微晃。

    其實練瑤川在看到黑風鵲的第一眼起,就知道她和自己算是同一類人,不會輕易相信他人,再加上她那不俗的武力和暗器天賦,心中防備之余,也有了借機比上一比的心思,這才在初見剎那幾次言語和目光的交鋒,將這頗為自傲的女子惹惱,也引來她的出手試探。

    不過其中自然也有兇險,練瑤川知道,先前那支袖箭出其不意便朝自己左肩襲來,如果自己一個疏忽,肩膀便會被袖箭穿透,落個輕傷,而當自己擋下那一箭后,黑風鵲之后的這一刀便再無留手。

    一刀擋下,黑風鵲神色不變,手里的短刀上下翻飛,刁鉆無比地劈刺向練瑤川的周身要害,只是令她同樣意外的是,眼前的這個練瑤川,不但輕松擋下了袖箭,更是連自己這十多刀悉數擋了下來。

    其實練瑤川有苦自知,別看他看上去輕松的擋下了黑風鵲的十多刀,但這般硬抗武力遠勝自己的人,也是險之又險,也幸好他感受不到黑風鵲的殺機,這才能盡情發揮,不過后背早就沁出了一層冷汗。

    “倒有幾分本事,算姓盧的沒說大話!”黑風鵲再次攻出一刀,想了想,畢竟有求于人,所以并沒有將盧清風這些天給自己備的飛針等物施展出來,在劈向練瑤川脖頸的又一刀被擋下后,見試探的目的達到,黑風鵲猛然回刀,接著跳出了戰圈,冷冷說完后,掃了眼練瑤川,竟然徑自走向了木屋。

    “鵲姑娘性情有些難以琢磨,練老大不要在意!”黑風鵲走了,留下一臉尷尬的盧清風,畢竟兩邊一個是救下他的練瑤川,一個是他救下的黑風鵲,誰傷了都說不過去,見這般解決倒也說得過去,也就將懸著的心放了回去,但對自己領來的練瑤川,卻依舊一臉正色的給了個交代。

    “沒事,這鵲姑娘倒有幾分俠女氣概,倒是清風你既然對這鵲姑娘的事這般上心,我便聽上一聽,能幫得上的,一定盡力相幫!”練瑤川將匕首收了起來,看到盧清風尷尬的神情,立刻寬慰了幾句,也不管盧清風聽了是不是有些赧然,轉身便跟了過去。

    等進了木屋,雖然里面頗為的簡陋,卻收拾的十分妥貼,在外屋之內,擺放著一張木桌,上面擺著幾個木碗,一個粗陋的水壺放在中心,幾條木凳子一看就是以新木所制,風格也是漢人那般,和練瑤川在上京城內見的那些金人器物都有不同。

    墻壁之上,倒是也掛了一些動物皮毛,卻都不染血污,剝的也甚完整,挨著皮毛之處還掛著一張自制強弓,地上放著箭壺等物。在桌子不遠處,一個火盆燃著明火,倒讓屋內有了一絲暖意,先兩人一步進了屋內的黑風鵲,正坐在一張木凳之上,神情默然的看著剛走進來的自己。

    盧清風跟在后面走了進來,又望了望遠處的蒼茫天地,這才將房門關了起來,見練瑤川自顧自的坐下,也緊挨著他坐了下來。黑風鵲似乎渾然不覺剛才在屋外對練瑤川出手的事,提起水壺朝練瑤川面前的木碗倒了一碗散發著濃郁奶香的熱茶。

    “聽盧大哥說起,你被金四太子賜了勇人兒的聲名,在大金遠比他們這些奴隸出身的宋人高貴許多,行事方便,所以,有一事請你幫我,只要事成,黑風鵲一定重金以報,如何?”黑風鵲倒完之后,也不去管盧清風,只是將那水壺往那一放,姿勢優雅的坐了回去。

    說話之間,黑風鵲如同訴說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一般,也不管練瑤川是不是答應,只是單刀直入的將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只是說完之后,看上去神色無異,但微微起伏的峰巒和在桌上悄悄握緊的拳頭,才顯示出了一絲心頭的緊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怎么看 快乐10分开奖记录 黑龙江福彩网 雪缘园棒球比分直播 000600股票分析 黄大仙灵码 新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今天遗漏 上海时时彩杀码技巧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