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一百二十五章:雪中問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龍虎大王想得透徹,不管完顏宗干什么打算,自己都是宗弼的人,無論如何不能惹得四太子不快,更何況,那宗干雖然貴為大太子,卻是太祖的庶長子,行事為人也跟宗弼等人差太多了,論軍功也就滅遼之時混了些資歷,但那點軍功,并不被驍勇善戰戰功赫赫的龍虎大王放在眼里。

    “這么說,那勇人兒竟是猜到了我在周圍,不然怎么會在那么短的時間里殺了六人還能逃離出去!”蕭云齊這會才回過味來,再聯想到自己當時順著蹤跡只追出去百步就沒有了蹤跡,立刻知道被練瑤川算計了,說話之間,眼里閃過一絲慍色。

    “不逃難道還站那等你殺啊,況且勇人兒的稱號也是四太子賜的,明面上算是自己人,所以除非你當場將人殺死,否則依舊麻煩!”龍虎大王瞇起了眼,說話之間,心頭卻不知為什么對姓練的有了一絲莫名的警惕。

    “將軍說的對,不過大太子吃了這么大一個虧,不知道會不會帶兵殺過去!”蕭云齊想著完顏宗干得知自己派出的幾名親衛,全都被勇人兒干凈利落的擊殺后不知該會是怎樣的反應,現在的上京,沒有了四太子等人的掣肘,就算真的帶兵殺到勇人兒的居所也不稀奇。

    不過龍虎大王也就是這么一說,現在的大金內部,都點檢司掌握著禁軍,殿前左右將軍也頗看不上宗干,宗干要是暗中擊殺一個南蠻不算什么,堂而皇之的帶兵去闖宗弼賜給秦檜的居所,這得腦袋多昏才會做到,而宗弼將自己留下,目的顯然不是這個。

    “宗干不會給大睦親府彈劾他的機會,至于勇人兒,你繼續派人監視,我總覺得這個人留不得,這次算他運氣好!”龍虎大王將手里的酒一飲而盡后,轟然將木碗砸向了桌案,跟著冷哼一聲,旁邊的蕭云齊垂下頭,只是將手來來回回在火爐上取暖。

    這北國的雪一下起來就收不住勢,漫天的飛雪如絮般從空中飄落,給這天地增加了幾分空靈之感,雖然雪下的十分大,卻并不是特別的寒冷,反而給人一種莫名的清新之感,只是北國的人見的多了,并不覺得稀奇罷了,唯有被擄來的宋人,看著這天降大雪,欣喜之余,卻又有種莫名的愁緒漸漸滋生。

    在一所民房之內,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門口幾名守衛的金兵有些好奇,卻也恪守軍令,并沒有湊趣去看,院內,秦靈漪小手小臉凍得通紅,卻毫不在意,只是一個勁的在堆起的幾個雪人身上來回拍打,力求做的盡善盡美。

    那降落了滿院的積雪此時竟然只剩下薄薄的一層,在秦靈漪的面前,一只盛滿雪的籮筐斜斜的擺在一邊,只見她斜歪著腦袋,拍著凍的通紅的雙手,一雙黑漆漆的眸子靈動非常,在幾只雪人身上游移不定。

    在秦靈漪的頭頂,無窮無盡的鵝毛雪花從天而降,猶如串起的白玉珠簾,只見她抬頭望了一眼那滄茫的天際,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接著有些落寞的垂下頭,伸出細細的食指,在離自己最近那個頗大甚至還以葉子裝扮了一番的雪人眉頭位置輕輕劃動,口中輕聲的道:“美是美了,可是,為什么這般不真實呢……”

    “唉,練大哥,真的謝謝你在這樣絕望的境地里,給了靈兒一絲的希望呢……”秦靈漪有些癡癡的望著雪人,雪絲飛濺,一抹淺顯的眉痕出現在了雪人的臉上,仿佛有了莫名的生機,只是因為過于專注,秦靈漪都沒有發現有一道身影,穿過了漫天雪幕,出現在了她的身側。

    “其實你不用謝我的!”這突然出現的身影正是練瑤川,在他看到這滿院的幾個大大的雪人后,有些莞爾,渾然沒有剛浴血而歸的覺悟,只是等靠得近了,聽到秦靈漪輕聲的呢喃,心中卻是不知怎么生起一絲憐惜,徑自開口道。

    “啊,練,練大哥,你回來了……”秦靈漪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驚醒,轉目望去,就見練瑤川站在旁邊盯著自己,一時慌亂,說話之間,往旁邊就走,卻不堤防腳下一滑,身形不自禁地撞向了雪人。

    那秦靈漪好不容易堆起來的雪人頭顱,被她輕輕一撣,頃刻之間四分五裂開來,身子也隨著頭顱的裂去塌陷了下去,一些飛雪碎沫在這外力的碰擊之下四下飄散了開來,不少落入了秦靈漪的發間衣襟,引來陣驚呼。

    “小心!”練瑤川在秦靈漪倒下的瞬間顧不得多想,伸手一拉,卻不想自己體力消耗頗大,身上被雪打得濕透,秦靈漪雖然身子瘦弱,但傾斜之下,被踩實的雪早光滑的很,這一下身體傾倒之下,立刻也控制不住平衡,隨著摔去。

    好在練瑤川反應靈敏,身手不弱,眼看秦靈漪就要摔倒在地時,抓住秦靈漪的手微一用力,同時單腳在地上快速的一點,身形陡身側滑,將秦靈漪的身子抱在了自己懷里,后背著地,沉悶的聲響中,雪花四濺。

    秦靈漪一顆心懸了幾懸,等落地之后,察覺到了周身的暖意,連忙翻身從練瑤川懷里站了起來,也顧不得拍打身上的落雪,伸手便扶著練瑤川站了起來,看著他落滿積雪的身上有著隱隱鮮紅,心頭一突,抬頭緊張的道:“練大哥,你怎么了?”

    “靈兒,如果有機會,你愿意跟我離開上京么,當然,前路未卜,生死難料,不見得比上京要好!”練瑤川并沒有回應秦靈漪的話,而是望著她,鄭重地說道,在先前的那一刻,他一直猶豫不決的心思終于有了決定。

    “我,我不怕……”秦靈漪一張小臉被凍得通紅,但被練瑤川這般凝視,又聽著那樣一番話,也不去想離開上京是否現實,只是覺得整個人都炙燙起來,她緊張不安的垂下了頭,聲音小如蚊蟻般說道。

    “哼,禽獸!”在離兩人不遠處半開縫隙的房屋內,趙云霓雖然聽不到兩人所說的話,卻在看到練瑤川竟然對那名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少女摟抱,眼神冷漠,神情不屑,唾罵了一聲后,伸手一推,便將欣賞雪景的木門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今晚福彩3d试机号查询 盛达彩票网址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 零点棋牌免费下载 nba比分记录表 新浪篮彩推荐 山西十一选五 魔兽世界盗贼 吉林快3开奖号码查询 二分彩怎么看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