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网|贵州快三开奖记录

TXT小說網

第三十九章:頭頂一片綠草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這一下烏野郎君心頭的怒火更盛,但望著水波蕩漾的湖面卻又無可奈何,畢竟他們平素里都是生于草原之上,弓馬嫻熟,但水性卻都不擅長,這一次之所以扎營這里,也是以己推人,將這一點忽略了,這才有了劫營之痛,只是此時再說什么也晚了,那些騎士見一輪箭雨落空,再次搭箭射出。

    還不等那些金兵第二輪箭雨落下,那些木筏已經離弦之箭一般破水而走,達到了射程的極限,其中大半箭矢落到了水中,飄浮了起來,只有少量的箭矢,稀稀落落的被那些白龍寨的壯漢以木盾輕易的擋了下來。

    轉瞬之間,完顏宗弼也帶人追到跟前,看著遠去的木筏和上面的眾人,同樣氣的咬牙切齒,那些隨烏野郎君前來追趕的親兵一個個下馬叩首,身軀打顫,顯然是怕到了極致,就連烏野郎君,此時也下了戰馬,耷拉著腦袋,苦喪著臉單膝拜了下去。

    “屬下烏野郎君參見四太子!”烏野郎君想要開口說些什么,但剛一抬頭,就見完顏宗弼眼神凌厲的盯著自己,其中有惱怒、失望和一絲隱隱殺意,當下嘴唇嚅動了幾下,僵硬著身子說道。

    “烏野,是何人將營盤扎到此處,又只派了一小隊人守在湖邊?”完顏宗弼面色陰沉如鐵,只見他凝望遠處那木筏上提槍的楊霸天,接著掃了一眼地上那具被削了半個腦袋,和不遠處堆在一起的一小隊金兵,聲音淡漠的道。

    夜風徐徐,夾雜著黎明前的晨露氣息,陣陣清涼的風吹拂著眾人,但烏野郎君和那些跪了一地的金兵卻俱是出了一身的冷汗,那沾著血水和汗水的衣甲讓所有人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這,這是完顏習古乃與我商量,來到此處后,我們觀察了地形,這才將營盤扎到此處,卻,卻沒有想到真有人敢來劫營,還,還是以水路前來,屬下該死,請四太子責罰!”烏野郎君本來有心推到完顏習古乃身上,但話到嘴邊,卻是說出了實情,畢竟跟隨完顏宗弼日久,他太了解四太子的性格,若是自己在這件事上有任何虛言,恐怕都見不到日間的太陽了。

    “好,好的很!”完顏宗弼聽完,眼中厲色一閃,接著重重掃了一眼烏野郎君,竟然也不答話,冷冷哼了一聲后,轉身折馬就走,烏野郎君一見,頓時臉色變得慘白了些,尤其是看到完顏宗弼身后韓常等人譏諷的目光,只恨不得地上有個縫,自己好一頭扎進去。

    “郎君大人,我們?”轉眼間,完顏宗弼帶著人已經朝內谷奔馳而去,烏野郎君身邊跪著的親兵抬頭看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后,四下望了一眼,接著稍稍活動了一下肩膀,這才小聲開口詢問道,只是說了一半,卻被烏野郎君狠狠瞪了一眼。

    “快,隨我回去!”烏野郎君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他倒想方才完顏宗弼治了自己的罪,這般卻著實折磨,但在這里也是不妥,所以立刻騰身而起,帶著一眾親兵上了馬,朝完顏宗弼急追而去。

    帳外的喊殺聲弱了下去,皮靴奔走和戰馬嘶鳴的聲音卻是此起彼伏,將營帳中原本就心驚肉跳的一眾宋俘嚇的膽戰心驚,唯恐怕被金兵將氣出到自己一行人身上,好在這些人里,大多都是文臣,野蠻的金兵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倒沒有對他們過于苛刻,盡管有了劫營這場大鬧,重要的注意力也沒有放在這群人身上。

    練瑤川側耳傾聽著外面的動靜,當他聽到帳外隱隱傳來的喊聲時,心頭一動:“金國四太子?那援兵應該是那金兀術帶人到了,這個人可是個厲害人物,看來之后行事得當心點了。”

    對金兀術,練瑤川并不陌生,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都記載了這個金國名將,可以說,北宋滅亡,跟這個金兀術有很大的關系,練瑤川隱隱記得自己看過的一本書中,更是將金兀術和岳飛寫成了天敵般的存在,可見這金兀術的厲害。

    不過在岳飛之前,金兀術確實十分驍勇,幾次大舉伐宋,他領軍統帥,一路勢如破竹,后來岳飛成為南宋棟梁后,這才讓他屢戰屢敗,最后不得不借助秦檜的手害死了岳飛,想到這里,練瑤川心頭一動,突然古怪的望向了秦檜和他那姿色還算中上的妻子王氏。

    在野史中,秦檜為了討好金兀術,可是將王氏獻給了他,也有說是王氏主動勾引了金兀術,這才讓秦檜順利進入金國高層的眼中,最后將他作為最大的一著暗棋放回了南宋,最終導致趙構作出了自毀長城的事來。

    這樣一想,練瑤川的眼神就越發古怪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竟然看秦檜的頭頂都隱隱變綠了起來,那秦檜發現練瑤川正打量自己和王氏,不由的露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顯然摸不準練瑤川這是怎么了。

    “練大哥!”秦靈漪此時也幽幽醒轉了過來,左右環顧之后,緊緊的貼到了練瑤川的身邊,一雙靈動的目光,卻在營帳里左右的環顧,雖然心里疑惑自己和練瑤川怎么回到了這里,但卻忍住了好奇,不敢胡亂開口。

    就在這時,無數金兵闖了進來,接著,和外面的金兵一起,將營帳拆了去,等夜空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只見四周火把升騰,將本就發亮的天際照的一片通透,無數的金兵精騎圍在四周,拆除營帳的步軍卻持著兵刃將練瑤川等人朝前驅趕起來。

    四周的營帳已經俱被拆除,有那負責的金兵將營帳收了起來,前方左側處,一大堆金兵的尸體堆積如山,一名頭戴鑲金象鼻盔,身穿龍鱗甲,披著大紅戰袍的金將正蹲在地上,翻看著那些尸體,那原本氣焰囂張完顏習古乃和烏野郎君等人,卻跪了一地,再往后,便是一排排的宋俘,最前方的,卻是顫抖著身體,被老奴攙扶的皇帝趙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贵州快三网 大米彩票游戏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间辽 广东时时彩玩法介绍 昨天吉林快3开奖结果 体彩开奖号码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彩即时赔率 电脑单机捕鱼达人下载 极速快乐十分 码报生肖数字表2018 青海十一选五